在中国上学的“海外”留学生

最新资讯

受新冠疫情影响,线上网课成为目前大学生读书的常态。对于已经归国的海外留学生来说,长期上网课显得更为无奈和困难。

国外疫情爆发初期是在今年3月,这也成为留学生回国上网课的第一波热潮。“我父母强烈要求我回国,他们很不放心德国的防疫措施。”在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上学的小杨第一时间买到了回国的机票,然而有些同学却没有那么幸运,国际机票千金难求,机场人流密集担心感染,这让他们在国外停留到5月甚至更晚才回国。

但是幸运归国的留学生可能也没想到,回国后长期远程网课也面临着各种问题。各地时差不同,有些课程是录播学习的,缺少和教授的互动,课堂氛围较差;选择出国学习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想多体验当地文化,然而现在外国的社会生活也无法参与;对于自费留学的学生而言,交了巨额的学费却无法享受应有的线下实践教学……

2020年3月26日,广州,从美国回国入境的留学生。 人民视觉 图

马上进入秋季学期,一些国外大学已经确定继续网课的模式,美国哈佛大学规定返校率不得超过40%,而且不论住在哪里,课程均为线上;另一些大学采取线下和线上结合的授课模式;更有部分海外高校给出了在国内外的其他高校入读的政策,就读美国康奈尔大学的中国学生可以选择在国内清华、北大、上交等学校进行下学期的学习。然而大学的授课计划并不是影响海外留学生们未来规划的唯一因素。

他国对海外留学生政策的反复摇摆,减少的国际航班造成的“天价”机票、全球疫情防控的不确定性……这些都给归国留学生们并不明朗的未来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我想拿A而不只是Pass”

3月国外疫情严重,美国很多高校在开始清空校园,要求学生回家进行线上学习。“纽约大学要求月底前清空宿舍,所有课程转为线上,我好不容易买到了机票,就飞回国上网课了。”像紫玥一样无奈回国上网课的留学生不在少数,海外学子遍布全球,时差成为了他们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

相比起在美洲的留学生,留学欧洲的同学似乎在这一点上颇为幸运。“德国比中国晚了6小时(夏令时),所以他们当地早上上课的时候,中国正好下午2点左右,最晚的课程大约结束于晚上9点,对我来说时差没有什么太大影响,甚至更加方便。”留学德国的小杨这样说道。

但除此之外更多的是受到时差影响的留学生,他们的高校为此出台了相应的应对措施。

英国爱丁堡大学的小陈说他们的讲课都是录播形式,不受时差影响。倪雅所在的加拿大皇后大学也考虑到时差因素,在直播课外增加了录播。除了将网课改为录播形式,一些课程还主动适应海外留学生的时间需求。美国纽约大学的紫玥告诉记者,她有一门讨论课本来是中国时间凌晨三点半上课,教授将中国学生集中到两个小组,改到中国时间的晚上讨论。另一门开给留学生的写作课,中国学生占绝大多数,上课时间改到了较为合适的中国时间晚上九点。

除了时差问题,直播也带来了很大的困难。紫玥说:“直播时网络连接时有间断,听不清楚就只能看录像再听一遍,重复劳动费时费力。”小杨觉得直播课程中,很多同学选择静音并关闭摄像头,缺少了线下课堂的氛围。

人民视觉 图

期末考试本是大学生一学期中最紧张最重要的时刻,不仅是复习巩固知识的好时机,更是获得优异成绩证明自己的最好方式。倪雅的期末考试由于疫情原因全部变为了线上考试,学校考虑到有不同时区的学生,将考试时间按照时区分别开始,但都是通过网上发放pdf试卷的形式,全部开卷,没有监考,全凭自觉。

线上考试方式的“松懈”并不是学生们唯一担心的地方,真正令人在意的是成绩判定变得更“宽松”了。紫玥所在的商学院财务会计课程本来有严格的成绩规定,只有前35%的同学能拿到A档,但是网课期间改为了85分及以上即为A,能拿到A的人变多了。小陈就读的爱丁堡大学甚至直接取消了大一大二的期末考试,因为大一大二成绩不影响毕业,课程成绩也改为Pass/Fail(通过/不通过),这让努力学习争取拿A的小陈觉得很不公平,也会让她在日后申请实习时无法拿出优异的在校成绩。

不仅是考试成绩不能很好地反映学习成果,更重要是技能知识的获得也大打折扣。对于操作学习需求较强的理工科学生来说,最大的困难还是无法进行线下实验课。倪雅的专业是计算机,他的习题课和实验课在3月份网课开始后就直接取消了,最终成绩按照之前的测验成绩重新平摊给分,倪雅觉得这学期的学习很不扎实。小杨是纺织专业的研一学生,回国后无法进入实验室上课,这使得一向对待学业严苛的小杨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他决定在明年春季学期重读本学期的课程,即主动留级一年。做出这一决定的另一个原因是小杨觉得他完全缺少了欧洲的社交生活,失去了口语环境和独立生活的机会,这有违当初留学的初衷,文化体验的缺失对归国海外留学生来说可能是最大的遗憾。

“这个学期我的人际交往几乎为零”

留学生最大的收获之一本是能够深入当地文化体验风土人情,然而这在回国后都不复存在。小杨和同学在欧洲旅游的计划完全泡汤了。留英学生小陈钟情音乐剧与戏剧,“本来计划好趁春假去伦敦旅游,看甜茶出演的一个舞台剧,刷音乐剧《汉密尔顿》和《悲惨世界》,现在全没了。”她还补充道,最期待的是春假时在伦敦的实习机会。此前她费了千辛万苦拿到EY安永的offer,很想到总部去看一看,可惜最后变成了线上实习。而留学美国的紫玥则为无法像之前那样享受学校提供的优惠去参观城市艺术展、欣赏百老汇话剧而感到失落。

同样无法享受到的,是高额学费下所包含的学校公共设施的使用权。留学生们纷纷表示有去校内图书馆和健身房的习惯,但疫情期间只得另寻他处,如使用学校提供的线上图书馆服务。

另一方面,居家网课生活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他们的社交圈。小杨的朋友多为外国友人,回国后,他虽然每三周与国外同学通过视频直播分享生活,但是总体来说交流还是变少了。“和朋友沟通上的缺失很糟糕,即使明年依旧上网课,我也要回德国上学。”小杨说。

紫玥则表示,在校时,她能够通过社团和美国同学玩在一起,本学期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以至于她的社交圈几乎限定在中国学生范围内。她和美国室友因为时差等问题几乎处于断联状态,而在网课的授课形式下,她基本只和中国学生交流。而对于倪雅来说,过去这一学期的生活状态远没有在校时好,睡觉、吃饭和打游戏差不多构成了网课空闲时间。“在加拿大时,去基督教教会算是我和中国人社交的一个途径。在学校我还打打羽毛球,认识一些外国人。可是这个学期,我的人际交往几乎为零。”

与此同时,原本丰富多彩、让留学生们万分期待的校园活动也随疫情化为了泡影。说起这些,紫玥难掩惋惜之情:“我好不容易才面试上社长,就遇上疫情暴发了,社团活动因此不了了之。”紫玥所在社团主要负责各大公司在校宣讲会的沟通组织工作,但疫情期间校园关闭,社团活动无法照常进行。“下学期我没法回美国上学,依旧无法参与社团活动。”除此之外,原定于四月初举办的校园时装周取消,也让紫玥遗憾不已。她本想在这一“盛会”上一睹校业界模特与设计师风采。

7月14日,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哈佛大学校园。 新华社 图

学校也或多或少尝试以线上活动作为替代,效果却不甚理想。小陈认为,四五月开展的线上讲座的参与度明显没有线下面对面时来得高。“可能同学们更喜欢参加能够直接见到人的活动,或者就是时差问题。本来在学期末还有一些很优质的社交活动,因为疫情都取消了。”

“下学期要回的美国高校就在我家旁边”

目前,一些海外高校已经明确了下学期的授课安排。部分英国、美国高校明确表示下一学期将会完全以网课形式进行授课,剑桥大学甚至已经将接下来一学年的所有线下lecture(讲座课)都改为线上授课。

对于身处世界各地的留学生而言,除了需要适应网课这一形式所带来的各类学习状态上的挑战,需要长期面对的还有时差的困难,这并不是一学期的忍耐就能解决的问题。倪雅的学校已经明确通知下学期的教学将会完全以网课进行。他的上课时间为当地时间上午八点半到下午四点半,对应国内的晚上八点半到凌晨四点半,一旦需要上直播课,时差的影响着实令人有些难以接受,他甚至因此偶尔会生出“想要gap一年(即休学一年)”的念头。

即将大三的小陈也表示,如果有考试还是希望能够零时差进行。下学期,爱丁堡大学的校园预计将会开放,但是课程仍然以线上授课为主,只有小班课程会尽量采取面授形式。目前,她仍然还在犹豫下学期是否要留在国内——尽管想要返校,但家人担心安全问题,“天价”机票也制约了她回程的计划。

而一些学校正在尝试更加不同的解决方案。

对于纽约大学的紫玥而言,虽然下一学期学校将不会正常开放,但她依旧能够享受到线下的教学——纽约大学采取了“go local”的措施,安排留学生至各自所在地的教学点线下学习。紫玥下一学期便会前往上海纽约大学参与线下教学,而上纽大未提供的课程仍然可以以网课的形式远程学习。

这样的解决方案虽然必定与正常的线下授课有所不同,但也为学生尽可能地提供了在大学校园的物理空间中参与学习的实感,也避免了学生在高价机票和时差颠倒之间的艰难抉择。除了纽约大学,康奈尔大学也选择了类似的方案,为无法返校的国际学生提供了Study Away Program,中国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专业选择北大、清华、上海交通大学等学校完成下一学期的学业。

不过,担忧仍然存在。紫玥担心,在上纽大,课上的大部分同学都是中国人,课后不会使用英语而会使用中文交流,原本希望通过留学获得的教学氛围会大打折扣。此外,由于上纽大的宿舍没有能力同时容纳本校学生和纽约大学的学生,因此只有2020年入学的新生能够获得住宿优先权,校内住宿对于她这样的高年级“借读”学生可谓天方夜谭。紫玥表示,同为纽约大学学生的男朋友家在广东,下学期将不得不自己在上海租房。

尽管倪雅、小陈和紫玥对下一学期的学业安排有各自的顾虑,但他们终究打算努力克服或接受这些困难,继续学业。他们相信,教育的水准和文凭的含金量并不会因为疫情造成的线上授课而打折扣。

疫情对小杨的未来规划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由于不满线上授课的教学效果,他决定等到明年三月德国春季学期开学后,赴德重读研一第二学期。他打算在国内找一份工作,希望以此度过等待开学的漫长时期,但不幸的是,疫情在家乡省份的爆发打断了他找工作的进程,由于不久前去了疫情严重地区面试,回本市后被要求隔离,目前他正在家隔离等待核酸检测。

疫情阴云笼罩,国际政治形式也在风云变幻,海外留学生十分被动。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ICE)于当地时间7月6日公布“留学生全上网课禁止入境,已在境内也必须离境”,到14日取消禁令,又于24日颁布新版禁令“只参加线上课的外籍新生不得入境”。

祸不单行,国外歧视性恶性事件频发,中国教育部于6月9日发布2020年第1号留学预警,提醒留学人员谨慎选择赴澳或返澳学习。7月22日,中国外交部提醒在美中国留学生加强安全防范。留学之路变得越发艰难。

没有人知道全球疫情还会持续多久,也没有人能够确定网课何时才能告一段落。这一时期,留学生们与不确定性共存,未来的路,并不明朗。

(倪雅、紫玥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https://www.sohu.com/a/412608082_260616?scm=1002.280027.0.0-0&spm=smpc.ch25.fd-news.47.1597210831296emBdly7